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神奇大队长》(Captain Fantastic)是一部充满乌托邦教育理想的电影,但也有反思,如果孩子从山林重返现实的社会,又该何去何从?维果莫天森饰演的班是全能的老爸,几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武全才,他与妻子莱斯利两人痛恨物质的资本主义,带6个孩子在森林中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电影一开始,大儿子博德曼(乔治麦凯饰演)在野外打猎杀鹿,完成父亲班交待他的成年礼任务。他是家里的长男,第一个在父亲教育体系下长大的孩子,将成为未来5个弟妹的榜样。

《神奇大队长》电影的故事,一开始即明快的介绍父亲班给孩子的教育,并说明母亲不在孩子身旁的原因,原来母亲因精神疾病躁郁症,重返社会接受住院治疗,但不久传来她自杀身亡的噩耗。就在班的岳父与他争执妻子的葬礼方式,并威胁他出席即要请警方逮捕,使得班无意出席,但孩子们有想送母亲最后一程的心愿,于是展开这趟重返社会的旅程。

这一段旅程就像公路电影般,接连有新事务的考验与价值冲击。先是短暂停留住在班的姊姊哈帕家,产生了教育方式的争辩,姊姊希望班让孩子到学校接受教育,但班认为自己的教育才成功,当下还炫耀自己6岁的小女儿能背诵美国人权法案,只是小女儿真有多懂得这些法条在现实社会的应用。因为班的离群索居,自我菁英的教育方式,使得孩子除了书本的知识外,真正到了现实社会,似乎变成了常人眼中的「怪胎」。

小儿子一直藏着反叛的心里,尤其他见到真实社会与自己信仰父亲的教育产生了冲突,在历经「超市任务」(其实是偷窃自我合理化的行为),愈来愈抗拒父亲给的教育,最后在父亲闹场的丧礼结束后,选择接受外公外婆的教养。而大儿子虽然崇拜着父亲,但当他开始接触人群,甚至第一次与女性谈心相处,显得有点不自在,因为他的成长过程,少了与人群的互动,友情与爱情的成长,更别说是他只能从书本中了解的性知识与两性关係。

终于在一场班自以为营救小儿子的任务中,二女儿意外从屋顶掉落地面,差点丧命送医急救,使得班必须接受现实的妥协。
班的思维是自由意志的社会主义者,他信奉美国哲学家诺姆杭士基(思想较倾左,无政府工团主义的思维),所以崇尚自然,当世人在庆祝圣诞节,他自我订定庆祝「诺姆杭士基日」。班是富有教育理想的实践者,只不过他的理想必须面对庞大现实环境的挑战与现实社会中生活的矛盾。他的孩子有自我在大自然生存的能力,但不保证重返都市丛林能够存活。除非整个世界都在他的方式下进行,同时他的孩子还必须与其他的孩子都处在相同的行为模式上。

因为世界多数人的思考和行为模式,不是完全建筑在班的思考方式下,使得班的行为在外人眼中就是离经叛道,这样的离经叛道,随着大儿子的长大,其实妻子也有发现,因为再如此下去,孩子的人生和未来该如何走下去?于是才偷偷与孩子进行申请大学的入学。

难道班的哲学家教育理想是错误的吗?其实不尽然,只是现实的社会要全然改变成他的想法,不太可能。但班的教育理念,可以塑成孩子崇尚自然、健康的赤子心,他最后对交待要独立走入现实社会生活的大儿子说的一席话,是真正「做人」的提醒与教育,他说,「如果你要和女人做爱,记得要温柔听她的话,即便你不爱他,也要尊重善待她。永远说真话、走正道,把每天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认真过好,勇敢接受挑战也要尽情享受。」这是要儿子懂得两性相处与礼仪,同时好好生活,认真实在做人。

资本主义建构的「利益」社会,有时会引出人的「恶」,需要自然本心的「善」来平冲。现实生活中,仍需要有像班这样理想主义来调和社会的价值,就像班被现实冲击到想放弃原先妻子想被火化的葬礼仪式,他嬉皮的思维,不被传统所认同,但他和妻子的葬礼想法,不再占地为己用,回归自然是一种超脱的身后事处理概念。
《神奇大队长》虽然哲学家教育理想最后与现实主流价值做了妥协,并不代表这理想价值完全错误,这理想是「美丽的错误」,结果仍希望能创造更美好的世界,需要给了一个肯定。就像剧中最后小儿子给父亲的拥抱,再次引用了美国哲学家诺姆杭士基的一席话,鼓励理想主义去实践,「如果你认为没有希望,那就确定不会有转机;如果你认为还有自由,那就有机会带来改变,因为可能促成更美好的世界!」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